流河詩歌自選《小時光》外四首

2019-10-07 23:02 來源:瀏陽之窗網 | 整理: 柏林赫塔首轮出局2007联盟杯 | 類別:文藝 | 訪問手機端

柏林赫塔首轮出局2007联盟杯 www.jvkihe.com.cn

小時光

這溫晴的小時光,我們哪都不去

我們就去田野,聽蟲鳴,追云雀

掂量魚群的愛情

 

看那青草叢,織了一個春天的布

如今繡上了紅的、黃的、粉的花

像是給田埂穿上了

你身上那種

好看的碎花裙子

 

看天空,白云一朵水靈過一朵

陣雨洗過后,像哭過的內心

純潔又寧靜

有蜻蜓結伴飛行

蝴蝶,一只追著一只

 

不遠處,綠油油的水稻田

還過著緩緩的日子

禾苗們聚在一起曬太陽

一齊彎腰,一齊舞蹈

 

田野深處,有青蛙忙著熱戀

這邊叫一句,那邊就會

深情地,應一句

 

就像這么些年我到哪里,你就會跟到哪里

像極了河畔那兩棵并肩的老桑樹

她們站得那么近

六月的小南風只輕輕一吹

她們就會假裝不經意地

偷偷,抱一下

 

清流

夏天日子長,做應手的事,睡硬板床

拉開窗簾有時是日出,有時是星光

買新鮮蔬菜,郊外山井打水喝

院子里梔子花開,亭子里有人乘涼

鄰居大嬸罵兒子聲音很大,孩子穿背心

肩膀曬得黝黑

 

屋后護坡今年草長得少

雨季時垮掉小塊

男人用小拖車運來石塊

挑水、和水泥、攪砂漿

一點點,把護坡砌起來

 

又澆水,栽草,把縫隙抹得平整發亮

陽光熱烈,林蔭下

零碎的鳥,叫得悠閑

 

女人在屋里帶孩子寫字

有時也拉開窗簾往外看,她笑著說

那垮掉的小坡一直像個傷口

現在,長了一個青蔥的疤

故壘東邊

江是長江,山是青山。

昔日紅日東方升起,今又西邊落下

 

公瑾像前,松柏睡了,林幽鳥閑。

流水處,波瀾不起

仿佛一人一馬穿行江南地

城墻夯實,禾田豐滿

一間間舊房子,半開木蘺。

 

仿佛一張紙上

畫北邊的馬南邊的船

畫幾十萬將士的一天,歷代黎民的一世

他們的面孔并不清晰

但一草一木皆連著水土,棱角分明

 

這些應景落于紙上即可成書

封面封底不畫人物像

只有高山起伏,綿延成脊梁狀

而河流婉轉,流成經脈的樣子
 

這本書的名字叫江山。
 

時間快

只翻了幾頁書,陽光就從東窗繞到西窗

才晾的衣服已干透,蟬鳴又響

她們做不了時間的見證

從清晨拉到午夜,一直在叫

 

林蔭下跑步的女子已經很瘦了

她是又愛了。去年此季她也這么瘦

她把手機砸到地上的剎那

電子元器件散落的聲響,被哭聲蓋過

 

幫她撿起手機的老人

許久沒有出現了

那時她牽著孫兒的手

路過湖邊的綠色小坡

 

她的目光像兩只溫柔的手

抓著一停一跑的小影子

都快跟不上孩子的步伐了

 

這個小綠坡近日開始枯萎

像白發正淹沒青絲,像秋風掃過山坡后

片片枯葉落在溝壑里,墳塋也似乎平整了許多

 

好像在等來年春風起,江南又綠。

 

在稻田

這點溫情的時光屬于游子

青蛙和泥鰍都回了故鄉

連叫不出名的鳥兒

也在田野上空飛過

呵護著,一季的收成

 

整個春天小草都在織布

現在給田埂和洼地

披上了綠衣

還用紅的、黃的、粉的花

繡上五彩圖案

給稻田換上了花裙子

 

只有綠油油的禾苗

還過著童年的日子

那時,卷起褲腳洗凈耕泥

我和父親坐在柳樹下

稍作休息

陪著莊稼一起

慢慢長大。

(流河,湖南瀏陽人,瀏陽市詩歌學會會員,現居長沙。詩歌散見于多家紙媒及網刊,曾獲第二界詩意韓國詩歌大賽銅獎。主張詩歌應關注現實,言之有物,提升人性,回歸閱讀。)

(瀏陽之窗網)
猜你還感興趣:關于"流河,流河詩歌,流河詩歌自選《小時光》外四首,流河,流河詩歌"的文章